收起
换肤 关于我们 收藏网站 站点地图 手机科普
陕西科普

陕西科普

陕西科普关注微博

关注微博

陕西科普关注微信

关注微信

陕西科普今日头条

今日头条

感冒了多睡觉,真的有用吗?

  撰文 | 菜菜

  打喷嚏、流鼻涕、鼻塞、头疼……你一定感冒过,对不对?

  我们通常说的感冒,又叫做伤风,学名是“普通感冒”,是由病毒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,症状包括咳嗽、打喷嚏、流鼻涕、鼻塞、头疼、发烧等,没有明显的季节性,一年四季都很常见。常见到什么程度呢?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(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,CDC)的数据,成年人平均每年会感冒两三次,孩子们的感冒次数则还要更多些(数据来源 https://www.cdc.gov/features/rhinoviruses/index.html)。

  能引起感冒的病毒很多,超过两百种,其中最常见的一类叫做鼻病毒。由于现在并没有能有效对付这些普通感冒病毒的药物,常见的感冒药也只是减轻头疼、鼻塞、发烧等症状而已(注:有一些抗病毒药物能用于治疗流感【2】,但是流感病毒和普通感冒病毒是不一样的,不能混用),最本质的“治疗”,还是得靠身体的免疫力来清除病毒感染。习惯了感冒的人们,不见得每次感冒了都会去找医生,自己尽量休息休息,多喝水,多睡觉,过几天症状也就自然缓解了——你多半也听人说过“感冒了,多睡觉”、或者“睡觉是最好的感冒药”,对不对?这都是大家从对付感冒的多年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。

  这些经验背后的科学原理,细说起来,也是很有趣的。比如说,Journal of Experimental Medicine(《实验医学杂志》,以下简称JEM)最近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就指出了“睡觉治感冒”的一部分科学原理:因为人在睡眠状态下,免疫系统对付病毒感染的能力比较强【3】。

  

  by Aleksandar Cvetanovi(来源:unsplash.com)

  这是为什么呢?首先要从我们免疫系统里的抗病毒小尖兵T细胞说起。

  T细胞是一类血细胞的统称,它们是免疫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,能够识别和清除病原体,每一天都在勤勤恳恳地工作,为我们的健康立下汗马功劳。当人被病毒感染的时候,T细胞中的杀手小分队就能检测到被病毒感染的细胞、并且将它们连细胞带病毒一起消灭掉,从而限制了病毒的传播,有助于人体最终清除感染、战胜病毒【4】。

  

  扫描电子显微镜照片:红细胞(左),血小板(中)和T细胞(右)(来源:wikipedia)

  在这样的抗感染过程中,杀手T细胞打的是贴身肉搏战,需要附着在被病毒感染的细胞(也就是靶细胞)上,才能做出有效的反应——就好像是泰拳里面的一记狠招“箍颈膝撞”一样,先箍住对手的脖子,再发动猛烈的膝撞攻击(想想都觉得好疼啊好疼……)。

  

  “箍颈膝撞”(来源:bilibili网站)

  而T细胞与靶细胞之间的附着,或者说是这个“箍颈”的动作,就取决于T细胞表面的整合素(β2- integrin)【5】,只有在整合素的帮助下先拽住被病毒感染的靶细胞,T细胞才能做出有效的膝撞,啊,不,免疫反应。

  那,什么是整合素呢?整合素是在细胞表面广泛表达的一类跨膜蛋白,能帮助细胞进行从外到内、或者从内到外的沟通【6】。平时,当T细胞在正常休息状态下随血液循环时,T细胞表面的整合素也处于失活状态,就像是把手抄在袖子里那样,悠哉游哉。在发生了病毒感染以后,T细胞感受到感染,被激活了,就会从细胞内部发出信号,由内而外地通知到细胞表面的整合素,接到通知的整合素就会改变结构,把手从袖子里伸出来,去拽住靶细胞表面那些叫做ICAM的配对蛋白,这样就能帮助T细胞附着在靶细胞上【5, 7-9】,完成“T细胞通知整合素→整合素拽住靶细胞→T细胞发动攻击”的这个免疫流程啦。

  JEM最近的这项研究就发现,人在不同状态下,T细胞活化整合素的能力是不一样的【3】。

  研究人员招募了志愿者,让他们分别在晚上11点到早晨7点的时段内睡觉或保持清醒,然后抽血来测量整合素的活化水平。结果发现,同一个人,处在睡眠状态时,T细胞活化整合素去拽配对蛋白ICAM的能力,明显要强于清醒状态。要是分别测量早上六点睡梦中和晚上六点清醒时的整合素活化能力,前者也是明显强于后者的。

  也就是说,人在睡眠状态下,T细胞能够比较好地通知整合素、拽住靶细胞,也就能比较有效地发动对靶细胞的攻击,从而更好地清除病毒感染。

  这又是为什么呢?

  当T细胞在身体里随着血液漂来流去,感受到病毒感染以后,发起攻击的过程,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,就像是一个人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,会接收到各种信号,难免目不暇接、眼花缭乱——有些信号会告诉T细胞“这里有病毒感染,快来消灭它”,也有些信号会分散T细胞的注意力,让它不能专心发动攻击。

  JEM这篇论文,就发现了我们身体里的一系列分子,包括肾上腺素、去甲肾上腺素、异丙肾上腺素、前列腺素、腺苷在内,都能够分散T细胞的注意力,T细胞就不能专心地给整合素发通知了【3】。因为这些分子都能激活T细胞表面的一类叫做Gαs蛋白偶联受体(Gαs-coupled receptor)的受体型跨膜蛋白。当Gαs蛋白偶联受体接收到这些分子以后,同它搭档的Gαs蛋白就会引起细胞内部的一个叫做cAMP的信号分子的水平升高。以前曾有研究发现,cAMP水平升高后,会对免疫反应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,比如,在前列腺素激活Gαs蛋白偶联受体以后,cAMP升高,就会抑制T细胞在身体里的活动能力【10-12】。

  而这次的研究则发现,肾上腺素、前列腺素、腺苷这一系列分子,在激活了Gαs蛋白偶联受体以后,都会削弱T细胞活化整合素,削弱整合素伸出小手去拉配对蛋白ICAM的能力【3】。既然整合素不能很好地拽住靶细胞,那么,T细胞对靶细胞的攻击能力也就变弱了,自然也就发挥不出最好的能力来清除病毒了哟。

  由于在睡眠状态下,人体产生肾上腺素、前列腺素、腺苷这一系列分子的能力会天然地比较弱,这些分子给T细胞带来的干扰也就天然地比较小。因此,同一个人,在睡眠状态下的T细胞整合素活化,会明显地强于清醒状态。但是,如果往睡眠状态下的血液样本中额外地添加一些上面说的分子,激活Gαs蛋白偶联受体,T细胞的整合素活化就又会被削弱了【3】。

  所以呢,一个人在睡眠状态下,T细胞清除病毒感染能力会比较强。感冒了,真的要多睡觉才会比较好哦~

  作者(自我:)介绍

  菜菜,科学女青年,哈佛医学院讲师。

  参考文献

  1. Passioti, M., Maggina, P., Megremis, S. & Papadopoulos, N. G. The common cold: potential for future prevention or cure. Current allergy and asthma reports14, 413, doi:10.1007/s11882-013-0413-5 (2014).

  2. Uyeki, T. M. A Step Forward in the Treatment of Influenza.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379, 975-977, doi:10.1056/NEJMe1810815 (2018).

  3. Dimitrov, S. et al. Galphas-coupled receptor signaling and sleep regulate integrin activation of human antigen-specific T cells. J Exp Med216, 517-526, doi:10.1084/jem.20181169 (2019).

  4. La Gruta, N. L. & Turner, S. J. T cell mediated immunity to influenza: mechanisms of viral control. Trends in immunology35, 396-402, doi:10.1016/j.it.2014.06.004 (2014).

  5. Evans, R. et al. Integrins in immunity. Journal of Cell Science122, 215-225, doi:10.1242/jcs.019117 (2009).

  6. Bouvard, D., Pouwels, J., De Franceschi, N. & Ivaska, J. Integrin inactivators: balancing cellular functions in vitro and in vivo. Nature Reviews Molecular Cell Biology14, 430, doi:10.1038/nrm3599

  https://www.nature.com/articles/nrm3599#supplementary-information (2013).

  7. Ley, K., Laudanna, C., Cybulsky, M. I. & Nourshargh, S. Getting to the site of inflammation: the leukocyte adhesion cascade updated. Nature reviews. Immunology 7, 678-689, doi:10.1038/nri2156 (2007).

  8. Fooksman, D. R. et al. Functional anatomy of T cell activation and synapse formation. Annual review of immunology 28, 79-105, doi:10.1146/annurev-immunol-030409-101308 (2010).

  9. Long, E. O. ICAM-1: Getting a Grip on Leukocyte Adhesion. The Journal of Immunology 186, 5021-5023, doi:10.4049/jimmunol.1100646 (2011).

  10. Leone, Robert D., Horton, Maureen R. & Powell, Jonathan D. Something in the Air: Hyperoxic Conditioning of the Tumor Microenvironment for Enhanced Immunotherapy. Cancer Cell 27, 435-436, doi:https://doi.org/10.1016/j.ccell.2015.03.014 (2015).

  11. Oppenheimer-Marks, N., Kavanaugh, A. F. & Lipsky, P. E. Inhibition of the transendothelial migration of human T lymphocytes by prostaglandin E2. The Journal of Immunology 152, 5703-5713 (1994).

  12. Mesri, M., Liversidge, J. & Forrester, J. V. Prostaglandin E2 and monoclonal antibody to lymphocyte function-associated antigen-1 differentially inhibit migration of T lymphocytes across microvascular retinal endothelial cells in rat. Immunology 88, 471-477 (1996).

  本文为严肃科普媒体《返朴》(微信号:fanpu2019)首发,《返朴》由国际一流科学家和科普专家担任总编及编委。任何媒体转载时须保留《返朴》名称及微信号和作者信息。未经许可,严禁对包括标题在内的任何改动。转载、授权、合作请联系fanpu2019@outlook.com。